您现在的位置:海峡网>新闻中心>国内频道>社会新闻
分享

嘀嗒出行、滴滴出行和哈啰出行先后透露上市日程,争夺“共享出行第一股”。

新经济“四大发明”之一,共享出行经过多轮洗牌,市场竞争再度进入白热化,嘀嗒出行、滴滴出行和哈啰出行先后透露上市日程,争夺“共享出行第一股”。

2020年10月,嘀嗒出行抢跑共享出行,率先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,今年4月8日其招股书被列为“失效状态”后仅隔5日,便火速补递新招股书,再次冲刺上市。

据媒体报道,滴滴出行已于今年4月9日在美国秘密递交上市申请,最快将于7月挂牌上市,目标估值在1000亿美金。

4月24日,哈啰出行正式向纳斯达克递交招股书,拟冲刺共享单车第一股。

2015年起,中国共享经济风起云涌,共享单车数百家企业展开烧钱大战,直至2019年前后,神话破灭,国内共享单车昔日两大巨头,摩拜单车被美团收购,ofo则遭遇资金危机,共享单车市场惨烈洗牌。

至今唯有资本巨额支持的青桔单车、哈啰出行、美团出行等少数企业在苦苦支撑。

青桔单车背后是滴滴出行、美团出行背后是腾讯公司,哈啰出行则背靠阿里巴巴。

高手过招,棋逢对手,谁慢一步非死即伤,竞争到最后的共享出行市场,谁能“烧”到最后就看上市融资进展。

已透露上市计划的三家共享出行企业,哈啰出行是唯一仍把共享单车业务作为主业的公司,其上市进展更是关乎公司的生死存亡。

急需融资解困

2016年,共享单车大战热火朝天,爱代驾CEO、车钥匙创始人杨磊创建哈啰出行。

工商数据显示,截止到2020年,哈啰出行成立后至少经历10轮融资,其中蚂蚁金服从2017年开始共参与了六轮,数年间,哈啰出行拿到近200亿元的投资,依托资本巨头的背景,哈啰出行闯进共享单车领域第一阵营。

红海,焦虑!争夺共享单车第一股,哈啰出行拿什么再赌?

(图说:哈啰出行经历多次融资)

值得注意的是,2019年共享单车市场神话破灭,资本不再追捧,哈啰出行在2019年12月透露出最后一笔融资消息后,至今没有传出新的融资进展。

五年间,哈啰出行烧掉200亿融资,但至今仍未看到盈利希望。

据其招股书透露,2018至2020年三年间,哈啰出行依然处于巨额烧钱阶段。

2018至2020年,其实现营收分别为21.14亿元、48.23亿元、60.44亿元,实现净亏损分别为22.08亿元、15.05亿元、11.34亿元。三年间,哈啰出行仍出现近50亿元的巨额亏损。

哈啰出行称,目前公司旗下主要有三大业务线,即共享单车、顺风车和其他业务,其中,共享单车业务营收占公司总营收比重极高,是公司的主要营收点。

报告期,其共享单车业务实现营收分别为21.14亿元、45.44亿元和55.03亿元,占比分别高达100%、94%和91%。

市场红海面前,哈啰出行的共享单车业务营收速度急速下滑,2019年同比增速为115%、2020年则降为21%。而作为目前强劲对手的青桔单车,在2020年4月被爆完成两轮融资,总计10亿美元,正展开新一轮的市场大战,可以预见,共享单车或将再次洗牌,哈啰出行将面临主业压力。

反观哈啰出行,经过前几年烧钱大战,其弹药储备明显处于弱势。

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底,哈啰出行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8.25亿元比2019年同期的10.80亿元,大幅缩水了24%,目前其流动资产仅有34.09亿元。2020年公司的短期借款暴增498%、应付账款和票据大增39%。

分析人士指出,2020年大举借债的背景下,哈啰出行的现金状况已不容乐观。今年一季度,哈啰出行再度净亏损8.36亿元,公司几无可能支撑其“再烧一年”,公司面临着继续输血的困境。

难解共享痛点

此次提交上市申请,哈啰出行计划登陆纳斯达克市场,瑞信、摩根士丹利及中金公司为联席保荐人,募资将主要用于将用于一般企业用途,包括技术研发和扩大业务产品等。

这意味着公司的上市融资仍将投入到新一轮的烧钱大战,公司仍未能突破此前的共享经济模式。

业界认为,共享经济核心应是将分散在社会中的闲置资产再利用,属于轻资产运营模式,理论上可以获得丰厚利润。而国内共享经济企业则大肆烧钱,重资产布局,尤其是共享出行需要投入重量资金抢占市场。

报告期内,哈啰出行重点布局的共享单车业务,除之前的自行车,还扩展到两轮电动车, 2017年和2018年推出了助力车、电动车等共享两轮产品线,拟抢占8公里以内出行需求市场,进一步增加公司的成本投入。

红海,焦虑!争夺共享单车第一股,哈啰出行拿什么再赌?

其招股书显示,哈啰出行营收增长的主要来源是共享两轮车业务。

2020年哈啰出行共享两轮车业务营收为55.03亿元,同比增长21.1%,占总营收的91%。毛利率虽然较2019年略有提升,但仍然处于低位,仅为6.7%。

众所周知,国内共享单车市场特点是重资产投入、低客单、回报周期长。单车尤其是电动单车的研发和生产需要很高的成本,运作过程中存在丢弃、盗用、毁坏等损耗,加之共享两轮车盈利模式过于单一,行业企业面临较高的运营风险。

同时,共享单车市场因为乱投放、私占公共用地等问题已被多地政府点名监管。

哈啰单车2018年就因在深圳违规投放被举报,深圳市交委发布通报,约谈哈啰单车,要求立即整改并回收在深圳的哈啰单车。

2020年,新冠疫情防控期间,哈啰出行在既未向公安交管部门办理上牌手续,也未向市交运主管部门办理备案手续的情况下,擅自在武汉多个区域违规投电单车,严重扰乱共享单车市场秩序被市民举报。经调查后,武汉市交运局紧急约谈哈啰出行,并责令整改。

此前,哈啰出行因多次整改和投放调减不到位,曾被武汉市交运局作出行政处罚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从黑猫投诉平台发现,针对哈啰出行的用户投诉量多达730余次,包括单车乱收费乱扣款、月卡充值不到位、投诉不处理、无法退款等多个问题。

业界观点指出,共享单车企业的运营至今没有实现突破,现存的企业依然没有解决行业痛点,急剧扩张后的成本令多数公司难以消化,造成了共享单车市场的败局。

有评论直接点评称,哈啰出行等共享单车企业以独立公司的身份上市,发展潜力可谓相当匮乏,其已沦为互联网巨头争夺流量入口的工具,在现有的运营模式下很难找到高盈利点。

融资再入红海

此次,哈啰出行上市似乎也有意破局公司面临的共享单车业务困境。

招股书中,哈啰出行已把公司定位为国内领先的本地出行及生活服务平台。

事实上,2018年10月哈啰出行已开始布局网约车业务。2020年,哈啰顺风车营收4.6亿元,同比增长131.2%;毛利为3.8亿元,同比增长167%。

推出两年中,公司的顺风车业务分别实现了70%和81%的毛利率。截至2020年末,哈啰顺风车已累积2610万交易用户和近千万注册司机,2020年底公司再上线哈啰打车业务,拟进一步丰富公司业态。

红海,焦虑!争夺共享单车第一股,哈啰出行拿什么再赌?

相比于共享单车市场,网约车赛道同样已是深不见底的红海。

滴答出行、滴滴出行、美团出行、曹操出行、首汽约车、神州约车等等巨头林立,除滴答出行深耕多年实现盈利外,多数企业仍处于烧钱阶段。

2019年才杀入赛道的哈啰出行能否后来居上,或许还要经历一波补贴烧钱大战,才可以立足。

哈啰出行在招股书中也明确表示,“虽然旗下顺风车业务发展迅速,但受制于政策监管和行业竞争,短时间内不足以占据市场领先地位”。

哈啰出行直言,顺风车市场竞争对手有比自己更强势的财务、技术、营销,对手可能投入更多资源,同时提供更低的价格。

哈啰出行执行总裁李开逐透露,期望公司在两轮业务之外,寻找下一个业务增长点,在资源允许的情况下,哈啰打车等业务需要做更大胆的投入。但是哈啰出行目前布局的多项业务均面临红海竞争。

公司一年前拟开拓的 “吃喝团购”本地生活服务早已被美团、饿了么、高德、百度等巨头深耕多年;此前已明确进入的家用电动车制造市场,需要投入重资金布局。已陷入资金流危机的哈啰出行将如何实现突围,其此次上市融资或将决定公司的发展命运。

责任编辑:杨林宇

       特别声明: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。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,请及时与ts@hxnews.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,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。

最新社会新闻 频道推荐
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
摩尔庄园手游太空种子怎么变异?太空变
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
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
一周热点新闻
下载海湃客户端
关注海峡网微信
?